記得國中時代的我剪了一頭短髮
不時被誤會成男生
但整體來說還是溫順的外表

還不錯的功課讓我國中三年都留在A段班裡
但老實說
國中班導對於我一頭超短的頭髮及不愛規距的制服始終有著不以為然的看法
在那個年代的A段班是無法容許任何越矩的行為的

寫悔過書、自己申請到B段班、將老師惹哭、與老師辯論...等
這些都是我在A段班裡所做的事
甚至為了老師限制我跟後段班同學來往而跟老師爭論"壞學校也有好學生、好學校裡也有壞學生"的道理

回首種種
我常自嘲自己是A段班裡的壞學生
而當時老師還常說我:在溫順的外表下其實是叛逆的心 (現在想想,還真有些道理)

這樣的叛逆因子在我成長的過程中
不時的出現並影響著我
有順路不走偏走岐路似乎常出現在我人生中的各種抉擇上
考上公立高中卻選擇了私立五專
考上了公立學校研究所卻選擇了私立學校研究所
雖然種種抉擇都有背後的考量
但卻也讓我吃了不少的苦頭 @@"

大學時接觸了社會學
馬上掉入了社會學的漩渦中無法自拔
批判的個性在社會學裡找到認同與解答
有獲得知音的感覺

一路走來
叛逆的因子和溫順的外表一直處在某種爭扎角力的狀態中
也許溫順只是一種偽裝、一種保護色
不熟或新認識的朋友、同事常會說你看起來好溫和
但老朋友、老同事則常說你很敢講耶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矛偱
但我期待找到一個平衡點
並更成熟、圓融、堅定

jungyeec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